【打捞记忆】被遗忘的煮茶时光

作为茶的发源地,中国人对这片小小叶子赋予的仪式感和意义超越了时空,各种门道和流派,让喝一杯茶变得越来越不容易。有的时候,在呵气成冰的日子,用干净的雪水就这么随意地煮上一大壶茶,围着红泥的小炉谈江山说人生,如此率性而没有繁冗法则的喝法,也许会是茶希望的方式。

说起煮茶,《红楼梦》中曾有描绘妙玉给宝玉斟的一杯茶就是用雪水煮的。水,是妙玉5年前收的梅花上的雪,共一瓮,总舍不得吃,于是埋于地下,如今开了瓮。宝玉细品过后,清茶有味,还有淡淡花香,便赏赞不绝。不得不感叹古人对生活的精致态度让人动容,她们借助天地大美生活赋予更为独特的魅力。

当茶被列入修身心,行禅道的必属品后,已经很少被煮着喝了。我们已经习惯了为茶去准备美丽的茶席,最好是蓝染的土布;我们习惯为每个冲茶倒茶的动作起上好听的名字,习惯安静而庄重地小抿一口,断然不能牛饮,否则怕会被视为妙玉说的“蠢物”。

当我们习惯了茶的淡泊和清静后,也许会忘了茶作为沟通交流的“和”。“寒夜客来茶当酒”,而即便是煮茶,要在豪迈的方式下体现茶的美好,也必然是有所讲究。

水是茶的灵魂,即是煮茶,茶与水的交融更为关键。即便不能像妙玉一般收梅花上的雪水,经年长存,也需如陆羽所言:“山水上,江水中,井水下。”取漫流的泉水,洁净清爽,带有淡淡的矿物甜味,这样的水在与茶叶充分沸煮后,茶汤色清味甜,久煮而回甘不减。

并非所有的茶都适合煮,物有天性不可违,冬天最适合用来煮的茶,需要选择全发酵,茶性甘醇浓烈的茶种——如普洱、红茶和发酵白茶均属此类。曾试过上好的新会柑普,投入老铁壶中,慢火煮了一下午,一碗入喉馥烈甘香,满室茶果香,美好温暖得不可言喻。

煮茶的壶,耐煮透气的陶壶、可分析铁离子软化水质的老铁壶都是上乘选择。之所以要老,是因为经过茶水滋润的壶,在时间一次次的历程中,会温润,会熨贴,会将好的茶性带给新的茶。老壶就跟桌旁的老朋友一样,你不言语,它什么都懂

大而深,厚实的茶碗,热度不散,最适合冬天手握,且茶香会经久不散,是可以慢慢喝慢慢聊都不会冷的茶具,在这里,我们不刻意追求精致,但求最合适体现茶味的器具,它的美是在使用中呈现的。

炭,是冬天煮茶最重要的角色。明代许次纡在《茶疏》中说:“火,必以坚木炭为上……“,炭的品质决定着茶汤的品质,荔枝木、龙眼木制成的炭会有淡淡的果香,潮汕人喜欢的橄榄炭,火焰稳定,最适合慢火深煮,而最高级的备长炭则给茶以隽永的味道。

茶的炉中,潮汕的红泥小火炉最是喜人,小巧的设计,拙朴的外观,不华丽也没有多余的地方,老实得让人可以把这一壶茶放心地交给它,而风炉釜这样的铁器则是在冬日里冷静的存在,如是煮茶,还是竹炉汤沸火初红的好。

既是一壶茶慢煮江山,除了茶,解口馋的茶配更是聚会的重点,好的茶配不可夺了茶性,甘口的橄榄,香脆的花生太常见,糯米小糕配上桂花糖则是茶会上跳脱的创意。普通一个柿饼和橘子已经让雪夜满足。

煮一壶茶的时间,水的沸腾之初让人惊奇,到耐心等待的茶与水煎熬,最后捧杯淡然品之,这未尝不是一场关乎于人的修行,煮茶使茶除了修身养性,更多了几分温暖和岁月的意味。

下了一天的大雪在窗台积了厚厚一层,暖和的屋里,橘色的灯下,或躺或坐着一群老朋友,他们围坐在茶桌前,旁边的红泥小炉上,一个用了很久的铁壶,慢慢地煮着一壶普洱或红茶。他们大声说大声笑,他们大口喝着带着蜜花香的茶,外面的冷丝毫没有影响里屋的热,慢慢地一屋茶香,慢慢地一起变老。

夜煮茶聊天的茶会是一个隽永的记忆,那些被遗忘的时光,停留在大雪窗外的红梅上,停留在停留在厚大的茶碗上,也停留在那一室不散的茶香里。


栏目:资讯 分享

更多精彩视频
热门排行
一周必看